国内购买ExpressVPN

惊喜制造的沉浸式剧场:让城市变身夜晚游乐场

近年来,体验设计讨论度高,形式、组合越来越多元,竞逐其中的惊喜制造,不仅培养出一群喜欢嚐鲜的客群,也为台湾的娱乐市场注入活水,这群年龄介於25到40岁之间的消费者,俨然是体验设计开拓者的观测指标,而体验设计又在台湾的文化发展脉络里扮演着什麽角色?

春末夜晚,台北信义区一间旅店外聚集了一群打扮入时的男女。他们努力放低声音,眼神却难掩兴奋。因为接下来两个小时,他们将在酒精引领之下穿越时空,来到1980年代的台湾,体验自己从未经历过的世界。 

这是惊喜制造的第六号作品「微醺大饭店:1980s」,透过融合餐点、调酒和表演艺术的沉浸式体验,让参与者抛开现实限制,全心投入虚拟场景。过程中,你可能会跟着剧中人物一起跳舞游戏,也可能会因为你的一个决定而影响剧情走向,改变了角色的命运。

五年来,由陈心龙和林业轩创办的惊喜制造在体验设计上已经驾轻就熟。2016年起,他们陆续推出结合餐饮和沉浸式体验的「无光晚餐」、「一人餐桌」、「无光晚餐2.0」,接着又融入剧场表演元素,为渴望嚐鲜的都市男女献上「微醺大饭店」和「明日俱乐部」,并和高雄电影节合作推出「微醺列车」。去年底,他们更不畏疫情推出以迷你高尔夫为卖点的餐饮空间「WHEE! 下来玩」。

2019年的「微醺大饭店」在七个月内以700场演出、1万6000人参与创下3000万元票房,成为台湾演出时间最长的定目剧,还获得德国红点设计奖现场表演组红点奖。挟着高人气,2021年新作「微醺大饭店:1980s」自1月揭幕後,口碑迅速发酵,今年6月底前的票券销售一空,第二季也紧锣密鼓筹备中。尽管单人2000元的票价不低,但由於每次体验路线都是随机安排,有不少人会为了破解其他路线而「二刷」、「三刷」。据了解,参与者有七成是女性,年龄主要落在25到40岁之间。

伦敦经验启发想像

究竟体验设计的创意发想源自何方?陈心龙说:「在伦敦,不管在任何时间点发生任何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很合理。」他大学毕业後,赴英国伦敦帝国学院进修创业管理,也在那里打开了眼界。除了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(Banksy)的作品「Dismaland」以「暗黑版迪士尼乐园」为主轴,让参观者直视现实世界的黑暗角落,启发了他对沉浸式体验的想像,更多灵感来自日常生活。

伦敦是个充满能量的城市,你可能会在街边看见一家贩卖全是黑色、但口味各个不同的冰淇淋快闪店,也可能会撞见一间专卖全球各款玉米谷片的商店。有一次,在校园草皮上竟然出现一台云梯车,让学生可以自由体验高空弹跳。

陈心龙说:「伦敦的每一天都在意料之外,只看你有没有用心感受。有时候你发现转角新开了一间店,或者你就是在海德公园坐下来、吃颗苹果,观察今天的风和夕阳是不是不太一样。」敞开心胸体验的一切,最终都会成为身体的一部分。

返台後,陈心龙与团队着手执行一连串计画,并以第一项专案「无光晚餐」一炮而红。在「无光晚餐」中,参与者会在黑暗中用餐,运用视觉以外的所有感官享受料理。於是台湾消费者不用飞到伦敦,也能体验电影《真爱每一天》中的约会场景。

陈心龙认为,体验活动近年会在台湾受到欢迎,与文化发展脉络有很大关系。例如2006年简单生活节开启了以生活风格型态(lifestyle)为核心的音乐祭与市集风潮,群众募资的出现加速催生了各式主题性路跑活动,而野餐文化也从偶一为之的新奇体验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。「就是因为前面发展了这麽多,所以我们现在才能做。」

体验设计的魅力

天时地利之下,惊喜制造成功勾起台湾消费者的好奇心。为了超越大家期待,他们也不断自我超越。以新作「微醺大饭店:1980s」来说,不管是产品设计或行销包装都比之前更完整。进港浪制作从2019年开始与惊喜制造合作,主要负责编导、演员和餐饮环节安排。

团长洪唯尧毕业於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学系,科班出身的他认为,惊喜制造的作品介於艺术和商业之间。在艺术方面,他们透过剧本和表演过程传递创作理念。而以商业考量来看,不管是消费族群设定、观众情绪拿捏和调酒品饮的消费文化掌握都很明确,因此才能吸引喜欢小酌、习惯安排周末休闲娱乐的小资族。

此外,除了活动当天的表演,「微醺大饭店:1980s」的气氛酝酿更从活动前一路延伸到活动後。出发前,参与者会收到一封信,透过小测验获得当天的服装风格建议。表演结束後,参与者不仅可以带着纪念品离场,还可以到活动场地旁的「微醺小酒馆」喝一杯,一方面延续氛围,另一方面也为团队带来额外收益。

看好惊喜制造的创作力、执行力和粉丝凝聚力,由文化内容策进院和贝壳放大共同投资的IP开发投资公司天使放大,也针对「微醺大饭店:1980s」投入资金150万元。执行长廖薏淳表示,以目前售票状况看来,今年第二季内就能全数回收本金,预估第三季开始获利。

廖薏淳表示,台湾沉浸式体验以密室逃脱最具代表性,比起密室逃脱重视玩家探索,惊喜制造的作品则偏重表演。他观察,台湾消费者多半害羞,因此活动形式要简单,人数最好安排在20到30人左右,故事能带入个人反思会更好。此外,如果IP本身能做多角化转译,例如从密室逃脱再转变为沉浸式剧场,甚至是桌游、影集等也更有投资潜力。

不过,相对於国外已有《Sleep No More》这样行之多年的经典作品,沉浸式体验在台湾毕竟还发展不久,在没有太多前例可循之下,惊喜制造只能持续尝试各种可能性。陈心龙坦言,体验设计的可复制性低,尽管可以归纳出设计理念和方法,也能透过经验累积找出更好的财务模式和成本结构,但成果还是会依每次专案不同。

画龙点睛的物件是体验设计不可缺的一环。

洪唯尧也分享,定目剧对於剧场演员收入确实有帮助,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熟悉沉浸式剧场,偶尔还是会遇到不受控的观众影响演出。目前看来,不论设计方或体验方,可能都还没有找到最舒适的状态。但无论如何,台北的夜晚已经冒出更多值得体验的新鲜事。曾经是街舞小子的陈心龙,接下来也会继续带领惊喜制造在这个辽阔的舞台上用力玩耍。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