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内购买ExpressVPN

读书共和国:有如变形虫般不断突变的出版共同体

若把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比喻为自行车,则旗下三十多位总编辑,每位都像是一支车轮辐条、撑起轮框,背後还有一位高手技师,只消这拉一拉、那转一转,车子就能往对的方向前进。

来自中国、拥有满人血统的富察延贺,11年前加入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,在陌生的土地上,摸索着如何做一位编辑。他创立的八旗文化,不盲从主流畅销书系,引进21册《兴亡的世界史》套书,跳脱西欧、中国中心史观,以更大跨距的历史之流,思考台湾的位置与意义。

2019年,八旗出版《红色渗透》一书,揭露中国媒体在全球扩张的真相,间接推动反渗透法修订,富察则一举拿下「金石堂年度出版风云人物」殊荣。异乡身分、中年创业,做得又是相对不景气的出版,富察是特例中的特例。但特例并非偶然,他的成功之路,透着一位出版前辈的高瞻远瞩。

「一个人谈吐只是表面,背後反映他的思维、学养,如果连这样的人都不能吸收,这是出版界的问题。」读书共和国社长郭重兴说得一派洒脱,识才、惜才如他,当初力邀富察入社,连「八旗」这名字都已预先起好。

不畏世局扩编  造就一切大不同

郭重兴原为猫头鹰出版社创办人,与苏拾平、陈雨航所创办的麦田,同为詹宏志成立城邦出版集团时,最初加入的出版社之一。2000年底,就在李嘉诚旗下的TOM集团即将入主城邦之际,不愿为人作嫁的郭重兴毅然离开,另起炉灶、打造读书共和国。当50岁的他登高一呼,五间元老级出版社:木马、左岸、远足、野人与缪思,各自就定位,共同熬过草创阶段。

关於读书共和国的崛起,郭重兴说:「不踩这一步下去,我觉得好像走不出一条路。」

2005年,读书共和国逐渐走出格局,迎来多年成长荣景。2009年金融海啸冲击,出版业跌入谷底,郭重兴却大刀阔斧扩编,再成立五个新品牌,八旗即为其中之一。回首当年,他何以如此义无反顾?

「不踩这一步下去,我觉得好像走不出一条路,」郭重兴反思,读书共和国的崛起,有赖於早期多部畅销的翻译小说,包括缪思出版的《阴阳师》、野人的《群》与《海》,但他理想中的「共和国」该是更多元,好比美国立国的联邦制度,以州为主体,联邦政府与各州之间,自下而上、沛然而生一股平衡的权力关系。

基於「一位编辑即成一家出版社,编辑就是出版社的灵魂」的核心信仰,郭重兴独创一套内部创业的商业模式。他把旗下每一位总编辑都视为「准经营者」,为避免在创业之路上重蹈覆辙,由大平台提供财务、业务、发行与总务等出版关键资源,让各品牌能心无旁骛,更专注在编辑、行销等差异化的环节。

直至今日,读书共和国凝聚了近40个出版品牌,每个品牌之下多则十人、少则一人,组织结构层次均衡且分明,藏身在新店远东工业园区边角的厂办大楼中。

视角一:梦想的起点

读书共和国出版集团小档案

➤品牌精神:
 「共和」无集权君主,主权在於全体。源於对阅读的信仰与坚持,我们相信,只要人类文明存在,阅读就会存在。

➤社长:郭重兴
➤成立时间:2000年
➤员工数:全集团160人左右(不含仓库人员)
➤现况:旗下近40个出版品牌,多则10人、少则1人

望族之後 承接出版人使命

走进郭重兴古朴而雅致的办公室,成堆书籍随兴搁置,木制橱柜、弧形椅凳、古物藏品与至亲旧照,都成了时光之锁,伴着墙上机械挂钟不时传来的声响,滴答、起落之间,预告任意门悄悄开启,往日情怀扑面而来。

笃信基督教,郭重兴却收藏了多尊土地公、弥勒佛的石像;听古典乐,也热爱巴布・狄伦与披头四;他偏好的猫头鹰意象,在西方是智多星,东方却成了神秘、鬼魅的夜灵。冲突又和谐,一如他倾毕生之力打造的读书共和国。

不拘小节、胸怀开阔又实事求是的特质,或许正来自郭重兴家族血液里的「生意囝」基因。日治时期,祖父在迪化街经营南北货;外祖父则是大溪起家的樟脑与矿业巨擘简阿牛,贡献北台湾经济发展甚钜,「外祖父对我的影响可能是比较不怕死,碰到困难就顶下来。」

大学联考上了台大森林系,郭重兴彷若脱笼之鹄,他大量接触新潮文库的书籍,深受西方人文、社科思潮冲击,大三重考进台大哲学系,自我期许能效法新潮文库的创办人张清吉,「我也有责任回馈,让下一代感受阅读的充实。」新潮文库启发了至少横跨20年的台湾年轻人,好比说,前文化部长郑丽君同样受其影响而转攻哲学。

以人为本的变形虫组织

共和国创立20年来,郭重兴没有秘书,旗下总编辑排定时间、轮流找他开会,除去层层官僚系统,直接对他负责。

20年来,读书共和国不设中央管理单位,甚至不需要出版计画,「所有品牌计画加起来,就是共和国的出版计画。」郭重兴期盼,共和国是只变形虫,不断突变、增生,靠得正是各有千秋的编辑人才,「不是把编辑纳入组织、同化,而是因为有了你,整个共和国就又不一样了。」

在郭重兴(图中)带领下,每位总编辑都须具备「准经营者」思维。富察延贺(图左)、张莹莹(图右)分别带领八旗与野人两个出版团队。

富察举例,有时他不敢签的书,共和国其他品牌却大胆出版,丝毫没有踩线问题。还有一位编辑因理念不合离开八旗,反倒被郭重兴留下,在集团内开了新品牌「燎原」,专做军事战史书籍,如此多样性与生命力早已不负「共和」之名。

目前,读书共和国约有160人,每月平均出版近100本书。集团逾九成营收来自最主要的十多家出版社,其余二十多个品牌,不乏刚萌芽的一人出版社;或是成立未满三年,仍在留校察看的状态。「品牌存续,考量的点不会只是销量,还有是否进步、是否愿意沟通,阵亡年限大概三至五年,到开花结果恐怕要十年了。」郭重兴直言。

光是过去一两年,就有专做漫画的「黑白」、介绍台湾地方文史的「里路」以及「堡垒文化」、「双囍出版」等新品牌陆续成立。「小猫流」、「月熊」则是暗自吹响熄灯号,不再推出新书。而让大小出版社得以并存,维持既竞争又合作的关键,即为利润中心制。

尊重财报 让数字说话

完美贯彻利润中心制,首推日本经营之神稻盛和夫。套用在读书共和国,可将旗下每一出版品牌都理解为一利润中心,各总编辑的年度经营成果,透过会计分析,绩效优者奖励、未达标者深入检讨,「财报是我们最後的底线,如果有单位不健康,摊开来看一清二楚。」

「我不会因为另一品牌在赔钱,就要赚钱的少拿一点,挖东墙补西墙会乱,这样就不可能请总编辑完全负责。」郭重兴说,尊重财报的另一体现是,共和国内部对於销售数据力求透明,每一本书的进度与销售成果,平台会定期制表,公布给资深的编辑参考。

「有些书籍在市场上的声量很大,但实质销售可能不成比例。」野人社长张莹莹认为,资讯透明是训练编辑时的一大武器,推动良性竞争,编辑群能更客观看待销量与声量之间的关联,不至於人云亦云、或误判情势。

领导野人前,张莹莹曾是猫头鹰出版社的一员,与郭重兴共事多年,私底下常喊他一声「老郭」,两人交情可见一斑。张莹莹分享,吃过闷亏的他养成习惯,选书、签书阶段暂不跟老板报备,「郭先生会很开心到处聊天,我的机密就泄漏了!」事实上,郭重兴鲜少干涉子弟兵编务,他笑说,「有些书我有点不以为然,但我不会讲,连表情也不会显露出来!他们自己决定,成了表示眼光准;如果不成,才会彻底检讨。」

有别於品牌鲜明的八旗,每一位编辑都是「旗主」、拥有独立空间,综合出版社型的野人则自许为一座小森林,编辑普遍市场敏锐度高,擅长团队作战、截长补短,能广泛经营不同属性的读者社群。例如野人近期出版的《如果历史是一群喵》、《人间失格限定版》和《爱妻瘦身便当》等,类型差距大,却都能盘据畅销书榜。

若以一句话形容:八旗选择分化,野人走向统合。「有个既定规则,但规则本身仍有很大空间,『各州』的发展模式都不尽相同。」张莹莹说,共和国制度能持续运作,以人为本更是维系关键。

根据财政部统计处调查,2020年截至10月底,新闻、杂志、期刊、书籍及其他出版业,整体销售额较2019年同期衰退16.38%,实体书销售依然深陷泥沼中。放眼读书共和国,品牌来来去去,业绩互有消长,最坏的时代,真会是最好的时代吗?以健全平台制度守住风险,赋权人才放手闯荡,踏上人烟罕至的那条路,造就一切不同。一如郭重兴投身出版业三十多年来,一路不变的步伐。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