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内购买ExpressVPN

HTC VIVE ORIGINALS总经理刘思铭:用VR科技「看」见未来

HTC VIVE ORIGINALS总经理刘思铭致力於VR世界中的内容开发。(HTC VIVE ORIGINALS提供)

2017年,HTC以生态系的概念整合VR硬体设备和软体内容,旗下内容品牌HTC VIVE ORIGINALS投入VR内容领域,致力於原生IP开发与原创内容的制作。总经理刘思铭认为,VR设备就像登陆火星的技术,但若想要在火星上种下一朵花,就需要内容创作者一同加入。

张铁志(以下简称铁):HTC VIVE ORIGINALS做了哪些事情?

刘思铭(以下简称刘):要发展前无古人的科技时,必须要去创造自己的生态系。HTC五年前进入VR装置领域後,尝试把VR跟内容结合,创造案例、同时订出标准。当时大家在拍VR,却不知道成本多少,产业跟工业其实需要内容标准,当初就决定我们来做VR内容来带动相关内容产业。

2017年,我们跟蔡明亮导演做了第一支VR电影《家在兰若寺》,入围威尼斯第一届VR影展,2019年,我们有五个作品入围,今年又有一个动画作品入围。我们累积各方资源,也让更多跟VR相关的产业跟技术能够更有效的集中在台湾。

铁:最近你们的作品《病玫瑰》在威尼斯VR主竞赛入围,这是一部怎麽样的作品?

刘:这个作品是和台湾专门做偶动画的旋转犀牛团队合作,团队是捏面人世家,偶动画表现出来的艺术氛围非常温暖,而且具有强大的人性,跟CG做的不太一样,几年前看过他们的作品,合作的念头就一直摆在心里。

这个故事有人、动物和不同生物,当疫情发生的时候,描述一个人类小女孩带着魔法玫瑰去找妈妈的历程,我们想要用VR360的形式做出来。把台湾传统手工艺结合到冰冷的前沿技术里面,形成一种很混搭的的美感。尤其对西方人来说,捏面人对他们来说几乎是不可想像的。这种整合的美学,包括它的故事,都获得很多的好评。

HTC VIVE ORIGINALS与旋转犀牛原创设计工作室携手合作的动画作品《病玫瑰》,结合VR科技、逐格拍摄技术与台湾传统捏面技艺。(HTC VIVE ORIGINALS提供)

铁:VR对於文化创作有什麽独特的意义吗?

刘:VR多出一个维度的体验叫空间,就像魔法一样,当你进入空间,产生的共感会跟单纯用眼睛观看不太一样。最近因为疫情的关系,我们常常会有远距会议,有时候会利用VR软体开会。我觉得体验跟视讯是不一样的,它会让你省很多力气。透过VR呈现出手势、眼神和表情,会让会议轻易很多。

如果你们写一篇文章,有「灵性」的人就看得懂、也会觉得很感动,但对文字没有感觉的人,VR可以把想像变得具体化。或是说,当一个平面设计图摆那里,能懂的人很少,可是当它变成一个「大楼」,你可以走进去,可视化很多事情。

铁:你觉得台湾的VR内容创作为什麽在世界上表现很突出?

刘:首先,台湾在科技上是高度知识密集。在技术储备能量很高的时候,技术等待的就是内容,不然技术存在是没有意义的,技术这一端会非常渴望寻找合适的内容应用。

第二,我们不是资本密集,如果有大资本的话,所有人都会被框在里面,可是目前台湾的资本能量没有那麽大,很多有创意跟内容的人,他们没有被框在大studio或大案子里,所以有机会整合不同文化领域的人,共同做一些事。

第三,我觉得HTC很幸运能够作为全世界VR沉浸式头衔里面的领导品牌。台湾这麽小的地方能有一个旗舰品牌,浓缩的能量密度一定比较强大,加上我们一开始就有很好的表现,就会有很多有能力的人愿意进来。

《病玫瑰》制作人暨摄影指导黄瑴恒。(HTC VIVE ORIGINALS提供)

VR整合虚拟与真实生活

铁:这几年大家好像觉得VR的未来已经来临了,可是它好像还是在相对小的圈子里,是因为制作成本比较高、大众接触的管道比较少吗?

刘:今年VR设备的全球出货量大概就会到一千万台。VR设备不同於过往的手机获电视机,当我们在接触手机、电视机这些科技的时候,它都已经迭代过了,前面有一大段养成的过程。

比如手机是从无线电话、家用电话到公共电话;电视机也是,从要拉开小门的电视机到4K电视。可是VR是横空出世的东西,前面没有任何积累,内容、开发者、设备要一步到位,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要让VR马上成为人类生活的一部分,是还有一段路。

铁:可以替我们描绘一下那个未来吗?我们如何想像它真的在我们生活中?

刘:最近很流行一个概念,就是Metaverse,有点类似电影《一级玩家》,比如Facebook可以建立有自己世界观的Metaverse,用户进入後,在云端过另一个人生。这里面有经济系统,也有你的生活方式、娱乐方法,它等於是和现实生活重叠着。

铁:介绍一下HTC VIVE ORIGINALS九月初推出全息音乐平台「BEATDAY」?

刘:「BEATDAY」跟大家习惯的虚拟演唱会不同的是,动态容积摄影技术(Volumetric Capture)捕捉歌手唱歌的样子,用户avatar(虚拟化身)的方式进入世界、参加演唱会,演唱会不再只是在舞台上面,可以发生在不同的城区、沙漠或海面。

我们第一场演唱会就发生在西门町圆环的废墟,也是动画做出来的。最困难的是要考量传统演唱会的制程跟逻辑。这几场虚拟演唱会都是跟陈镇川合作,他在演唱会的整体制程有非常完整的经验,他会带来奠基在演唱会上的Metaverse,透过演唱会去创造新的社群关系。

在未来种出满山遍野的花

铁:你个人做过流行音乐、电视,怎麽会来到HTC就做VR内容?一开始就对於科技非常有兴趣吗?

刘:在HTC之前我在TVBS电视台,更之前在北京负责影视平台土豆网的内容,那时候我接触比较多数据和网路;到TVBS後,我也希望在影视制作上找到一些突破方式。五年前,我们老板邀请我去看第一代VR,我看到的当下就说,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做这件事情。

铁:那你就算是有一点点从零开始的?

刘:VR是横空出世的技术,它就像登陆火星,要带着士农工商一起去。你拥有的是登陆火星以及在火星活下去的技术,但缺乏在火星创造产品、种出一朵花的方法,所以要以VR为基础去寻找音乐、电影、表演艺术、动画的夥伴。

这些夥伴本身不具备VR知识,因为没有人是同时跨两个领域。我很幸运我曾经有过这些经验,所以跟这些夥伴有共同语言,再加上我们拥有VR制程技术,所以很幸运带着他们,一起去种一朵花出来,我很期待看到满山遍野的花。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